缅怀塞纳

2019 年 5 月 1 日,埃尔顿·塞纳去世 25 周年。难以置信,这位伟大的赛车手已经离开人世间四分之一个世纪。

作为一个不算资深、不算老的 F1 车迷,我没有荣幸能够在车神依然征战赛场的时代看他的比赛。但在了解他的故事的过程中,依然能激励作为一个普通车迷的我,同时他也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赛车手们。

埃尔顿·塞纳的离世不仅是这项运动的重大损失,同时也让这项运动真正对车手的安全重视起来,此后做出来众多安全技术的革新,保障了众多后辈车手的生命安全。

迈凯伦车队的官方推特发了一条推,用了三个词形容塞纳:Courageous, Iconic, Inimitable. 而我回复了这条推,使用了三个词形容我心中的塞纳:Talented, Racer, Iconic.

迈凯伦的官网发表了一篇对塞纳在迈凯伦时代的车组的二号机械师 Gary Wheeler 的访谈,我在此将其译为中文,以纪念伟大的塞纳。

以下为访谈内容全文译文。

和塞纳并肩作战

Gary Wheeler 是埃尔顿·塞纳在迈凯伦时代的二号机械师。

在他英年早逝的 25 周年之际,我们和 Gary 坐下来谈谈我们的朋友和同事——埃尔顿·塞纳。

你在迈凯伦的角色是什么?在这家公司工作了多长时间?

今年是我在迈凯伦的 35 周年!我现在服务于文化遗产部门,过去的两年一直在为那些 80 年代和 90 年代的赛车工作。

你的具体工作是什么?这些赛车已经不再参加比赛了,不是吗?

是的,公司条例规定,它们已经不再参赛!但我们会用这些赛车在古德伍德作展示,以及在全球范围内作展出。我们维护这些赛车,以便它们能和当年在赛道上进行激烈的竞争一样正常启动和运行。我们确保这些赛车一直活着。

Gary_and_the_MP48.jpg

你在迈凯伦的第一份工作是什么?

由于我的父亲在这个行业内工作,我有着赛车的背景,但事实上,迈凯伦不是我加入的第一个 F1 车队。我加入的第一个 F1 车队是在 1981 年于 Emerson Fittipaldi 所属的车队,正是在那里,我遇到了埃尔顿。我们的车手是巴西人 Chico Serra, 埃尔顿当时刚刚来到英格兰,所以 Chico 经常带他来到我们的工厂车间。在他还籍籍无名的时候,我们已经认识他了。

Emerson 的车队在那一年的年底解散了,最终我打听到迈凯伦正在为备用车寻求一个机械师,最后,我在这个职位上干了两年。时间来到 1984 年,当时我在迈凯伦,埃尔顿在托曼车队。我们经常能在围场里见面。

你们是如何在迈凯伦里重逢的?

关于我如何成为他的车组的一名机械师有着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我们有一天在开玩笑,我说,「既然你不断地在换车队,并且对车队有很高的话语权,如果你有一天来到迈凯伦一定要确保让我为你的赛车工作!」他说道,我会尽最大的努力。然后我们大笑,故事就是这样。

时间很快来到 1988 年,他来到迈凯伦的工厂参观,并和车队签下合约。第二天,当我在工作的时候,车队经理 Dave Ryan 找到了我。他说道,「Gary,是什么让你如此特殊?」我告诉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说,「好吧,埃尔顿昨天来到了工厂,在他正准备签合约的时候,突然停下来提出了最后一个要求:『能够让 Gary 为我的赛车工作吗?』」

罗恩和 Dave 面面相觑,然后表明是他们决定谁为赛车工作,但最后奇迹发生了,我在他的车组里!车组里的二号机械师。

我和埃尔顿相处得很好,车组里的其他人也一样。他在迈凯伦的六年里使用同一个机械师团队,我们共同赢得了那些世界冠军、分站赛胜利和杆位。我总是为他系上赛车的安全带。我很幸运能够认识埃尔顿,很幸运能够为他的赛车工作,我感激和他相处的每一刻。他是一个忠诚的车手,而我们也对他极其忠诚。

如你所提到的,他以极其忠诚、激情和奉献的品质而闻名。在你和他工作时能够看到这些品质吗?

是的。在他的身上有着一些非常特别的气质。我们在他的整个迈凯伦生涯都和他一起工作,我们愿意为他做任何事情,因为你知道无论你为他做任何事情都是值得的。他是一个天生的领导者,一个高尚的人。如果他今天依然在比赛,我一定要为他的赛车工作。

1017351652-COL-19931107-MCLAREN_93_009_1.jpg

他的为人如何?

他极其争强好胜,但他在赢得第二个世界冠军之后个性变得柔和了。当 Gerhard Berger 来到车队后,他变得更放松了。Gerhard 告诉他,不要仅仅专注于比赛,你同样应当享受生活。他们之间还有很多的恶作剧!他们相处得很好,气氛很棒。

你和埃尔顿以及车队一起经历了很多难忘的时刻,比如他在 1988 年摩纳哥的排位赛单圈,1993 年在多宁顿传奇性的胜利。

直到今天,我依然不觉得有人能像埃尔顿一样随便坐上一辆赛车就能开得飞快。我记得曾经和埃尔顿谈论到了在巴西到底开车会有多快,他回复说,在巴西你不是在开车,而是在飞行!

我从来没有见过有人会在弯角中锁死的时候用非常规操作的手进行换挡,但这些操作对于埃尔顿来说都是极其自然的。当我看到这些镜头的时候,简直无法置信。

对我来说,有着很多的特别时刻,尤其是在他迈凯伦生涯的最后一年。比如 1993 年的多宁顿公园,或者 1993 年澳大利亚大奖赛我最后一次为他系上赛车安全带,他赢得了那一场比赛……他赢得了和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场比赛,没有比这更美好的结局了。那时候非常地情绪激动,我记得 Tina Turner 在赛后办了一场演唱会,埃尔顿走上了舞台,她为他演唱了一首 Simply the Best. 是的,他就是最棒的。

当他驾驶 MP4/8 赛车在摩纳哥比赛的时候,埃尔顿有机会能够打破摩纳哥先生(Graham Hill)的记录。Graham 曾经在摩纳哥赢得过五次冠军,此前埃尔顿已经平了他的记录。在比赛日的早晨,当我们在为比赛做准备的时候,我看到了 Betty Hill, Graham 的妻子看着我们的赛车。他看着我,为我们竖起了大拇指,她说道,「好运!」。这真的是一个非常美好的姿态,尤其是当她的儿子也在比赛的情况下!这是一个埃尔顿打破她已逝丈夫的记录的机会。当然,埃尔顿做到了。

我记得,在 1990 年的日本大奖赛之后,我们在收拾、打包,为接下来的澳大利亚大奖赛准备赛车。天在渐渐旳变暗,媒体们终于离去了,埃尔顿回到了车库,检查赛车的受损情况,看看是否要更换底盘。他在等着,看看我们都有什么话要说。我们走上前去,问他道,「你对你这样取得世界冠军的方式感到满意吗?」他回答道,「我为此等待了一年」。

SENNA_S1-A11.jpg

你对 1994 年的圣马力诺大奖赛还记得什么?

我们当时在为 Martin Brundle 的赛车服务。当时在发车线发生了一个事故,但每个人都没事。我们刚回到 P 房,然后听说了另一个事故。我们又返回到发车格,就像正常的工作流程一样。我们把轮胎装进加温毯中,打开降温风扇,等等。我当时没有意识到这是埃尔顿的事故,我们当时专注于我们的赛车。当我已经做好了可以让 Martin 重新回到赛车的准备工作,我的同事和我一起冲回维修区,他说道,「是埃尔顿,他发生了一个非常大的事故。」他一说,我就意识到……他无法撑得过。

在飞回家的班机上,周围针落可闻,没有一个人说话。太可怕了。

他今天依然被人们怀念。每年的这一周,我们很难不去提到他或是想念他。

你还记得和他的最后一次对话吗?

事实上,我记得。那是在日本,在我们前往伊莫拉前的最后一站比赛。练习赛后,我从围场走回 P 房,埃尔顿刚好走过。我们聊了聊,他说道,「你的赛车表现并不好,是吗?」我回应道:「是的,但表现比你的更好一些!」。他解释了他是如何和他的赛车战斗的。我告诉他,如果还有谁能驯服这辆赛车,那个人就是他。

我们欢笑着开着玩笑,那是我们的最后一次对话。

你是如何回顾你和埃尔顿以及迈凯伦在一起的时光的?

1994 年 5 月 1 日的事情发生之后,团队里一个同事辞职了。他说他不想再靠近这些发生事故的车手,不想再见证这些事故发生。但这些人在进入这项运动的时候就知道他们在做着什么样的工作。我很幸运,总是能和我的车手相处得很好,Mika、David… 这些顶尖的家伙们。我继续我的 F1 生涯,我们赢得了更多的比赛、世界冠军和杆位。当你和你的兄弟们一起把车组装起来出去比赛,并且表现良好,这种感觉真的太美好了。我非常幸运,我对这一切心怀感激。

永远活在我们心中。安息,塞纳。

原文地址:SIDE BY SIDE WITH SENNA